夏小氓

睡得打起小呼噜

这一脚莫名踏出一种猥琐感……

睡在睡裤上让你无裤可穿

娴雅,端庄,都是假象

今早做的一个十分沙雕的真实梦境居然还是生子情节

孟鹤堂坐在沙发上,哭的嘎嘎的

九良沉默的坐在他身旁

双手放在挺起来的大肚子上

堂堂一边哭的满脸都是眼泪鼻涕

一边问九良

你跟我说句实话,孩子的父亲到底是不是我,马上就要生了,你今天必须给我个明白

九良张张嘴,又沉默的抠手

堂堂哭的更大声了,边哭边骂

九良忍无可忍

一把按住堂堂的脑门质问他

先生孕傻也没有你这么傻的,崽子在你肚子里,他爹还特么能是谁!?

堂堂呆住了

破涕为笑



嘿,我把这事儿忘了嘿


然后他就高高兴兴生孩子去了……

什么梦这是……